百里春山

《鬼畜》——改写自鲁迅《风筝》

    第一次看历史向鬼畜笑出佩奇叫,回想往昔所作之孽,心情久久不能平复,于深夜改写此文,权当自省与警戒,往后万万不可再轻易伤人真心。并纪念迅哥儿,迅哥儿真乃大文豪是也!

    我是向来不爱看鬼畜的,不但不爱,并且嫌恶他,因为我以为这是没出息孩子所看的玩艺。和我相反的是我的小侄儿,他那时大概十二岁内外罢,没病,皮得可以,然而最喜欢鬼畜,自己没手机,我又不许看,他只得张着小嘴,呆看着b站出神,有时至于小半日。他的这些,在我看来都是笑柄,可鄙的。
    有一天,他来我家,却总躲在房间不肯出来,但记得曾见他在自己屋里看鬼畜。我恍然大悟似的,便跑向房间去,推开门,果然就发现了他。他向着大书桌,坐在椅子上;便很惊惶地站了起来,失了色瑟缩着。大书桌旁靠着我的手机,还没有关上页面,页面上是伊丽莎白鼠、王司徒、康熙王朝甚么的,将要看完了。我在破获秘密的满足中,又很愤怒他的瞒了我的眼睛,这样苦心孤诣地来偷看没出息孩子的玩艺。我即刻伸手抓回手机,又将页面狠狠关上。虽然论力气他赢的过我,但论长幼,他是敌不过我的,我当然得到完全的胜利,于是傲然走出,留他绝望地站在小屋里。后来他怎样,我不知道,也没有留心。
    然而我的惩罚终于轮到了,在我们离别得很久之后,我已经是大学。我不幸偶而看了一个非桥段的鬼畜,才知道鬼畜是儿童最正当的行为,鬼畜是儿童的天使。于是二年来毫不忆及的幼小时候对于精神的虐杀的这一幕,忽地在眼前展开,而我的心也仿佛同时变了铅块,很重很重的堕下去了。
    但心又不竟堕下去而至于断绝,他只是很重很重地堕着,堕着。
    我也知道补过的方法的:送他大会员,赞成他看,劝他看,我和他一同看。我们嚷着,笑着,发着高级弹幕。——然而他其时已经和我一样,早已不是孩子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好喜欢这两张图,很有青春热血的感觉啊,有太太画吗?✪ω✪

明明是花滑选手却滑出了速滑热血番的海报,构图,身姿,表情都太好了,冠军领先,后辈紧随,全都那么开心自信。

体育竞技虽然残酷,虽然也有种种不公,但在热爱的冰场上滑起来的那一刻,每个运动员都是开心,骄傲,并享受着的吧。体育的魅力,不仅在于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竞技精神,也在于它的活力和生命力啊

也来跟风,临摹这几天很火的一幅图,原图在p2,和原图对比略惨烈⊙﹏⊙

特别喜欢这一张,人物各具形态,像一幅画或者雕塑